yaoyao1114

【四鼬】我的爸爸和父亲

飞光:

石了志摸一发天雷生子文,写到后面居然还有点东西……果然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和《光风》有类似背景,可以看成是原著中的鼬被捡回来。


————



忍者学校期中作文:我的爸爸和妈妈


   《我的爸爸和妈妈父亲》

  宇智波真 5岁 毕业班


介于我的家庭构成,首先应明确爸爸指代波风波水门,父亲指代宇智波鼬。

从小我被不计其数地提问“他们中谁是爸爸谁是妈妈啊?”通常而言,妈妈应为女性,或在同性关系中社会家庭分工接近传统女性的一方。其实我明白大人们猥琐的笑容疯狂暗示他们想了解的是以体位划分的施受方。我认为这种分类带有陈旧的性别偏见同时侵犯隐私,恕我无可奉告。

显而易见,父亲的称谓更为正式。

父亲出身于礼教森严的古老氏族,他习惯称呼自己的父亲为父亲。我决定尊重他的习惯。

爸爸则无所谓,有时我会直呼其名。不过他不准我叫他老爸。爸爸比父亲大将近二十岁,虽然修习仙术使他看上去依旧年轻,并且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像个孩子般笨拙。我合理怀疑他在装傻卖萌,以得到父亲心甘情愿的关照。

“你天真的父亲被老男人的伎俩牢牢吃死。”——这断言出自气咻咻的小叔叔。

这显然是他的偏见。我的爸爸演技一流,能识破他并非善类的人本就寥寥无几,不必加持爱情滤镜。而我能一眼看穿,大概是本性相肖的缘故。

(我擅长扮演不近人情的书呆子,换言之,模仿我父亲的部分性格^_^)


我的名字曾引发纠纷。

爸爸提交的命名超过三十个字,然后被户籍警官告知大青|果早亡了,现在已经没有谥号了。

我的哥哥试图用拉面中的另一种食物延续家族传统。叔父认真地将我取名为“证爱”,如其字面含义,爱的证明。但我的哥哥吐槽这像是和尚法号,同一画风的证字辈还有证道、证法、证空……

顺带一提,哥哥和叔叔经常斗嘴。每当得意洋洋的叔叔呼唤哥哥为“愚侄”时就会直接升级为斗殴事件。我希望他们能放弃对辈分的执着,尽早成熟起来。尤其是警卫队长的小叔叔,身为长辈更应以身作则。

(是的,我也喜欢欺负哥哥,他炸毛的样子仿佛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_^)


最终我的名字由父亲拍板。

写成汉字是“真”。

我的父亲在青年时代专注于思辨理念的真实世界和现实的可感世界。爸爸告诉我,在我出生前的父亲的观点倾向于阿德勒的“没有一个人是住在客观世界,每个人都居住在各自赋予意义的主观世界中。”而我的降临使他有了更多的切实感和关联感。


我姓宇智波。所有人都祝福我会成为一个好哥哥,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弟弟或妹妹。即便笑脸盈盈,但我知道爸爸不喜欢别人开这个玩笑。

“做长子就必须要懂事的话也太不公平了吧。”我有一回听到爸爸跟父亲抱怨,“他不用成为好哥哥,他只要自己过得快乐就好了。”

父亲只是看着爸爸,眼神温柔而平和。

爸爸又喃喃,“再说生孩子那么痛……”

接下来的场合我就自觉回避了,他们通常会借助肢体接触行为来表达对彼此难以诉诸言语的喜爱和渴望。虽然我认为这种操作客观上会增加我有弟弟妹妹的可能性。


每年有一两天父亲精神状态不太稳定,爸爸说那是因为在还没遇见他前吃了太多苦。

父亲虽然举止如常般雅重,眼里却闪烁着幽暗而热烈的杀意,说不出是要杀人还是自杀。爸爸总是请假在家陪伴他,但也有非得火影出面的突发事件。

再回家时父亲会轻声询问爸爸的行程,即便刻意垂落眼睫,声音也透出倦冷之意,“我很担心你。”

他们接着会用一些需要关上门的方式解决他的“小问题”。事后爸爸脖子上总是有咬痕。深到很长时间都留疤,但爸爸的心情却十分愉快。

后来我看到忍兽撕咬猎物的喉管,和父亲留下的吻痕如出一辙,都在足以毙命的位置。

“为什么要咬脖子?”我问爸爸。

爸爸让我用手背触碰他的脖子,“咬住脖子时,颈动脉搏动明显,他是在感知我还活着。”果然在温热洁净的皮肤下,血管正有力而平稳地鼓动着。

爸爸湛蓝的眼里含着笑意,“不仅活着,而且是他的。所以才要留下记号。”

他顿了顿,像个腼腆的少年般承认,“我时常惊异自己对他的意义。”

我的手背发烫,板着脸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请你接着保重自己吧。”

完全能理解为什么朝夕相处那么多年后,父亲面对爸爸时偶尔还是会害羞得说不出话。


相较知心好友无话不说的爸爸,父亲很少跟我交谈。

在我们的家庭中,父亲是相对威严的那个。

如果我犯了错,通常由父亲殴打我,然后爸爸假装劝阻。其实父亲永远下不了狠手,他只会拍狗般冷静而富有节奏地拍打我的背部。

我知道父亲对我的爱并不比爸爸少,甚而因为宇智波自我牺牲的压抑表现形式而显得更为深重。不过爸爸一直努力让他活得轻松点。我也松了口气,我实在不希望有一天被晴天霹雳地告知:“你根本不了解你父亲在背后为你付出了多少!!!”我一定会无以为报地愧疚终生的。


父亲本人敏于思讷于言,精擅逻辑推理而非传情达意。虽然不习惯直抒胸臆,但在宇智波宅避暑的某个夏夜,只有我和他相对时,他突然感慨地对我说,“我抓住了太阳。”

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谈论他与爸爸的恋情。

“你的爸爸就像太阳,普照众生,人人都得光和热。但谁也无法触碰和独占太阳。所以…我很幸运。”

我说:“才不是。太阳也要落下,只有父亲爱着地平线下暗淡无光的太阳。”

他有点惊诧地看了我一眼,低语道,“他说过类似的话。”接着就低沉地笑道,“你还是像他。”

他把我抱到膝上,我手脚并用紧紧抱住他。他的胸膛踏实而温暖。我不自觉地聆听他的心跳。这个习惯是像父亲的。




评论

热度(88)

  1. yaoyao1114飞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