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ao1114

《渺渺众生》短篇集3(勘九郎)

鹿不造啥时候就回来了:

《渺渺众生》短篇集1(佐井

《渺渺众生》短篇集2(御手洗红豆

《渺渺众生》短篇集6(迪达拉

《渺渺众生》短篇集7(大和/天藏


*献给舍不得深爱着的兄弟姐妹的人
*献给不为世容的禁忌感情
*献给“中间的孩子”
*尤其是那些光芒被掩盖的
-此次的文风与之前有明显微调,作者感觉自己又要精分了
-注:并不是所有被一起提到的人都有cp嫌疑的,只是凭着直觉去描摹可能见到的场景罢了,若有冒犯请谅解



《渺渺众生》之勘九郎


 *

凌晨三点整,小闹钟响了。勘九郎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螺丝零件,乖乖上床睡觉。

 趴在床上的时候,他才猛然想起,姐姐已经不在了。

 她一周前去了木叶,五天后将正式嫁入奈良家,从此远离他们的生活,他的生活。再没有人会在晚点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然后“喝”地一声吓得他丢掉傀儡手臂了。

 他又趴了一会儿,觉得并无困意,便爬起来,打开夜灯,捡起刚刚做到一半的机关,决定熬到天亮。

 从很小的时候起,姐姐就是家规的制定人。有关母亲的记忆遥远而模糊,身为四代目风影的父亲很少回家管事,而弟弟被带离了他的身边,去和舅舅夜叉丸一起居住。他的生命里,只有傀儡们,以及手鞠那面面俱到的严格规定。

 他看向床头贴着的四四方方的纸,上面是工整的笔迹—— 

-不许在凌晨三点后就寝(任务除外) 

-不许夜不归宿(任务除外) 

-不许把脏衣服扔得到处都是,必须装在指定的筐子里 

-不许在卧室外乱放傀儡部件 

-不许在任务前沾酒 

-不许……

 手鞠从不会让纸的四边发黄开裂,每月月初,她都会为他写份新的。

 父母先后殒命之前,她就已经是他的第二个母亲。姐姐懂事识大体,很早就学会了在勾心斗角的高层间圆滑地避开争端,学会了怎样照顾家人。他明白这些家规,没有一条不是对他有好处的,因此除了偶尔的懒劲上身,他都会乖乖遵守。

 手鞠也有给自己列的一纸规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爱罗的床头也多了这样一份规则清单,只是,要比给他的短很多。

 毕竟,两个弟弟里,虽然我爱罗有着令人操心的、从不直说的纷繁情绪,却能使一切大小事情管理得当,勘九郎才是生活更没规律的那个。

 于是勘九郎会刻意让手鞠看到整洁的房间、全面细致的傀儡零件分类,他比她回家早的时候,把碗碟刷干净了摆上桌,然后背着手,等着她进门来夸奖自己从没这么乖过。而她会露出他见过的最美的微笑,有时候还会给他做好吃的为奖励,并振振有词地要他分给我爱罗一份。

 后来他想起,自己不仅是弟弟,还是一位哥哥。

 多亏了木叶的狐狸小子——勘九郎没能目睹他做了什么,但从第一次中忍考试以来,和我爱罗同处一室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到弟弟身上流溢的能量。后来他晓得,那是漩涡鸣人灌注给我爱罗的,名为“真爱”的东西。

 那个让他又怕又疼的弟弟,从令人毛骨悚然的小变态,变成了沉稳温和的小大人。他看着他成长,看着他成熟,看着他有些营养不良的瘦小身体逐渐挺拔高大。我爱罗屹立在五大国联军之前慷慨而不失庄严地陈词的时候,勘九郎几乎又要流下泪来,恍然想起弟弟决定出任风影之前,我爱罗对他倾吐心声时,笼罩着两人的金红色暮光。

 我爱罗第一个离开了他。从今往后,砂瀑之我爱罗属于砂隐村,而不是他们的三人之家。

 时钟滴答,他试图回想。是哪些时候,他同时拥有姐姐和弟弟的?他搜寻记忆中那给他感觉“完整”的一段日子,却发现它们都模糊起来,被染成了那天黄昏时分金红交织的颜色。

 天空的颜色浅浅变得灰白,然后终于亮起来。勘九郎敲敲脖子后面,这就准备往木叶去了。

 他确实是故意在砂隐滞留至此的,至于出于何种心理,他自己都说不清。


 * 

手鞠成婚的那一天也是金红色的。

 勘九郎挽着姐姐缓步踱过圣坛,向红毯尽头意气风发的木叶军师走去。手鞠在他的余光里是一片灿烂的金,他不用再次看她,也永远记得那时她的容貌。她平时方便战斗束成四股的金发被放了下来,在颈后松松挽成一团花,白皙的皮肤透出夏日阳光般的暖意,面孔幽雅皎然宛如午夜月色。 

 奈良鹿丸接过姐姐的手的那一刻,勘九郎仿佛看到一个世界的分崩离析。

 “你要是不够努力,我们可是迟早会带走新娘子的哦。” 大家都有了三分醉意,勘九郎附上鹿丸的耳朵,半开玩笑地说,“我还是觉得你配不上她。”

 鹿丸笑得慵懒,只说了两个字:“彼此。”

 手鞠耳尖,一手拍在弟弟脑袋上,力道不大,勘九郎也没继续说下去。

 规则第十条:不许在严肃场合开不合时宜的玩笑。

 那个求婚来得突然,她答应得更突然。三姐弟围在早餐的桌前,在舒适的默契中沉默着。他们都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两国,对几个家庭,对他们,都是最好的归宿。

 手鞠离村的前一天晚上,勘九郎没去捣鼓他的傀儡,而是在外面喝足了酒,耗着,耗着,等到手鞠规定的时间过了才回家。

 他无声走进屋,将查克拉的气息尽量藏匿。手鞠卧室的门微掩着,透过门隙,他看到两个细细的人影。

 “我会回来看你的……我们还是一家人啊。”

 “……那不一样。”

 “……你早该睡觉了,我爱罗。”

 他只听到只言片语,却能看到一切。手鞠跪在地上摊开的书前,身子微微前倾,我爱罗像个孩子,从后面抱住了她,红色的发丝和金色的纠缠在一起。他抱得那样紧,好像一松手她就会化成虚烟。姐姐的轻叹带着颤音,弟弟的唇陡然压下来的时候,勘九郎从门口悄然溜开了。

 是啊,是勘九郎带手鞠走过红毯的。

 “为什么不是你?”他想起早些时候对小弟弟发出的疑问。我爱罗显然更加适合,也更配得这个神圣的使命。

 他弟弟从不沾一滴酒,此刻却已经从容饮下了第三杯。修长的十指晃了晃手中玻璃杯里的暗红色液体,里面有碎光流转,和他的头发形成悦目的辉映。

 他的眼角也泛着红色。

 “我做不到。”我爱罗说,声音是哑的。

 他们的爱是什么呢?早已不是单纯的亲情,也不能归于畸形的禁忌爱情。他只知道,他和弟弟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只能是手鞠。但我爱罗与他不同, 本自出生就有十二分的敏感,爱的缺乏让他更加饥渴, 性格里的有些东西根深蒂固,哪怕是做了村子的领头人也无法改变——除了割不断的血脉羁绊,他总是很难让他者走进内心。

 漩涡鸣人是最特别的一个。

 如果说那个姓李的绿皮小子第一个触及了我爱罗,那漩涡鸣人就是彻底撼动他世界的那个。

 但是他们和弟弟,都是孑然独立于世的存在,他们互相影响,却不干扰彼此的生活。今天他们和睦齐聚,几十年后他们的后代可能再次彼此为敌。

 姐弟三人呢?他们本就是一个整体,即便成长过程中短暂分离,灵魂的吸引终将让他们重聚一起;即便他怕过恨过我爱罗,他也从来没停止过爱他,手鞠更是如此。

 如今三人却要因“幸福安定”的名义分离。

 有天大危险也能为人挺身而出的弟弟,在一件家事上退缩了。

 我爱罗做不到,但是,勘九郎就能做到吗?

 他只好不停地告诉自己他能,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勘九郎是一个有着耀眼弟弟的平凡哥哥,自己巴掌大的能力甚至不足以护他周全,但至少在这件事上,他做到了尽己所能去帮他。


 * 

仪式之后有场非常短暂的小舞会。舞会很不正式,不过是兴奋的人群踏不上节拍蹦蹦跳跳而已。勘九郎环顾舞池,看到了三人围成一圈团团转的木叶丸、乌冬和萌黄;他们身后是正在优雅旋步的、全场唯一一对认真跳舞的人,勘九郎认出黑色长发的女子是鸣人刚娶来不久的日向名门长女,男士戴着墨镜,半个面孔都掩在高领下,看不出是否容貌英俊;不远处,不正经的六代目火影正拉着一个秀气脸庞、满头棕发的年轻人,不是要将他拽向舞池,就是要拽出阳台;他看到小李一板一眼地走向几个女孩中间,伸手的方向却不是小樱,团子头女孩今天散开了发,在末端扎起,正是某个白眼少年的发式。

 有一个人撞到了他的手肘,勘九郎回头,对上了一张涂着两道红色油彩的脸。

 “跳舞吗?”他问,脑袋发轻。

 犬冢露出两只尖尖的小虎牙,笑得张扬。“哈?和我吗?”

 他不置可否,只消一转眼,带着白狗的少年就消失在人群中。

 他四下搜寻弟弟,发现他正和鸣人说着什么,眉心微微蹙起。鸣人突然伸手拥抱了他,然后我爱罗转身,向厅堂后面坐在一起的手鞠和鹿丸走去。乐队奏起一支新的曲子,悠扬婉转,弟弟挽着姐姐站到了舞池中央。

 手鞠家规之一:在特定场合要得当地融入群体活动中。

 我爱罗还是第一次这样用。

 蹦—嚓—嚓,蹦—嚓—嚓,他的一对家人开始翩翩起舞,滑步,并足,旋转,令人惊羡的默契和华美。

 他们旋转着,两张脸不断交替面对着勘九郎的方向,两个人却都没有注意他。我爱罗的眼底有种浓得化不开的东西,手鞠笑得很美,却神色悲悯。姐姐总是这么坚强,流泪绝不会在人面前。

 勘九郎突然握紧了手里的杯子,整个人紧绷起来。 我爱罗脚上的重心微微向前,嘴唇离手鞠的耳朵只有一寸。蹦—嚓—嚓,蹦—嚓—嚓,音乐进入高潮部分,突然有了歌剧式的悲壮,他在说什么,勘九郎听不到,但是那给他惊悚的预感。

 手鞠睁大眼睛,涌起的泪水模糊了眼中的讶异,脚下一顿,她犹豫了。

 然后她摇头。蹦—嚓—嚓,蹦—嚓—嚓,舞曲在继续,调子急转直下,两人的目光没有再相交,我爱罗脚下变得磕绊仓促,好像勘九郎某个接不上查克拉线的人偶,而手鞠帮忙架着他的臂膀,勉强维持着舞步的和谐。

 勘九郎捡起地上碎掉的酒杯,悄悄离开了房间。

 “哎,是风影大人的哥哥呢。”

 走过长廊,他听到有人窃窃私语。

 很少有人会说“哎,是砂隐的傀儡师呢。”真正给‘傀儡师’这个称号添彩的,有千代女士,有赤砂之蝎,但没有勘九郎。这没有什么可惊奇的,有些人生来就比另一些人有着更低的天花板。他神采飞扬地一扬手,杯子碎片差点脱手飞出。

 他没去拿新的酒,而是取了一碗水果拿在手里。

 如果手鞠来寻找他,他已经准备好了说辞:是你叫我多吃健康食品的啊老姐。


 * 

手鞠离开砂隐已经六个月,一切渐渐落回正轨。我爱罗一早起来就要忙着到办公室批阅文件,早上七点整,正做到兴头上的勘九郎扔下手里的傀儡机关,又拿起来,又一次放下,然后努努劲站起来,到厨房去开火。我爱罗很快从房间出来,眼圈看上去仿佛更重了。他就把饭端上桌子——鸡蛋碎了,麦粥也稀得不正常,但它们起码是热的。半小时后他送走了风影弟弟,坐会书桌前,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拍脑门都想不起来之前一闪而过的创意了。

 真应该写下来的。

 他在家里坐了许多个日月,然后终于回到沙漠的炎日之下。教育改革初期时候跟着他的一小堆学生如今已经纷纷成长成中忍、上忍、乃至暗部精英,而勘九郎才刚意识到,自己并不想离开教师这一职位。他将本该归属姐姐教管的学生和自己的重新整编,到了这一年夏天,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傀儡术小班。

 时间过得是那样快,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节气的更替,生活节奏就已经变得不同。姐姐的那张家规表仍然平平整整地贴在他和我爱罗的床头——这一次的字是勘九郎亲自(用查克拉牵引着铅条)一笔一划抄上去的,但是他不再需要每天阅读一次以规束自己。

 他那些鬼点子层出不穷的淘学生,那些逐渐找到规律的傀儡制作图纸,还有砂隐暗部与教育部的种种事项,足够让他习惯朝九晚五的准点作息。

 偶尔,他傻乎乎地觉得自己像一位老父亲,将儿女送出了巢,现在偌大的家中只剩他自己。

 他又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家庭的独子,有着分居两地,却永无归期的“父母”。

 不过更多时候,他只是在赶制傀儡的间隙中闭一会儿酸痛的眼睛,想象自己是弟弟的一盆仙人掌,种在无垠的黄沙中,迎着姐姐扇来的一阵飒风挺直身体。

 “勘九郎老师,”他的一个立志专攻傀儡术的小弟子坐在他身边,两条腿晃来晃去。“您的傀儡创意,都是从哪里得来的?”

 一节平常的课间。

 他切断了查克拉线。“设计这些的都是赤砂之蝎。”他还没有自己的原创作品。

 他想了想,又说:“他是个真正空前绝后的天才。”

 “老师为啥没有自己的傀儡?”另一个孩子张开手,牵起一个精巧的傀儡模型——那是他未经任何人点拨,自己动手做的第一个。勘九郎审视着个头小巧却灵活异常的人偶:过不了几年,他的学生就会成为超越他的一流傀儡师。

 他们中会有不少会像自己的姐姐弟弟一样,站到令人艳羡的高度。说不准,他还会见证第二位赤砂之蝎的成长。

 那个少年模样的红发天才——他对自己的托付就装在这儿,在这个村子里,沉甸甸的。

 “......会有的。”他回答道。无限月读中的那个美好得叫他不想醒来的梦,他不会忘掉。

 会有傀儡的,这是一个给自己的,永不过期的承诺。

 不过,现在的勘九郎站在他们的身后,发现这是不同于傀儡的别样快乐。

 海老藏大人对他说过:长幼之间,生则方圆,成于承渡。

 勘九郎就是“中间的孩子”,还是个典型。他的生命轨道便是中规中矩的优秀,他的最大使命是承上启下,成为一座桥梁。他可能实现了梦中的作品,也可能一辈子毫无创意地行走在规则之内,可能平凡不为人知,但他总会被两个人、两个世界同时需要着。

 这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勘九郎篇完)

评论

热度(170)

  1. yaoyao1114鹿不造啥时候就回来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