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ao1114

【斑柱】生与死

花上白露:

千手柱间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圣人。

 

后世喜爱歌颂赞扬这位开创了先河的忍者之神,似乎千手柱间完美无缺,然而事情并非如此,他自然也有卑微、丑陋、愚昧、短浅的那一面,只不过这一切对历史而言无关紧要,毕竟世人并不在乎这些,他们只看到了千手柱间的功绩;而真正在乎的那些人,又多数能够容忍并理解千手柱间这样的小毛病。

 

人总是有所不足的。

 

又或者说,人的内心总是难以餍足的,善良可以被称之为天真,宽容可以被称之为懦弱,勇猛足以被称之为邪恶,创新也能够被认为是癫狂。

 

千手柱间并不太拘束千手扉间的想法,他并非是那样严苛而傲慢的长辈,对仅剩的幼弟自然也倍加宠爱,他象征性的劝说,却并不强制阻止千手扉间继续研究秽土转生。这的确跨越人类的道德,可未曾成功,谁知道它的结局是好是坏。

 

武器并非是邪恶的,只视为操控他的人,试图走向正义,还是堕入无间地狱。

 

对于想要开创木叶的千手柱间而言,接受质疑跟嘲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青年时的他也曾在深夜里怀疑过木叶究竟会将大家带往更好的局面,还是更糟糕的环境,这些不为人知的忐忑不安,只有他一人承受。而当千手柱间竭尽全力去完成这件事之后,那些声音便全部消失,变成了夸赞。

 

世情总是如此讽刺,胜与败,几乎是云泥之别。

 

因而他并不严苛,因而他宽容扉间,他深知许多事并非像表面那么令人畏惧,倘若无人尝试,许多事情谁能知道结局。

 

人无完人,没有谁是永远正确的。

 

正是因为千手柱间深知黑暗,所以他从黑暗中走向光明,并不介怀和平只在瞬间,人的战争周而复始,贪婪的心,渴望的欲,没有任何人能傲慢的将所有人带向净土,即便强大如千手柱间也不能,而他在死前才意识到这一点,然而这一点也叫他内心平静的接受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千手柱间在秽土转生后拿陈年往事取笑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自幼就与他不同,千手柱间觉醒木遁的时间比较晚,与宇智波不同,千手虽然拥有强劲的身体,可是真正能够觉醒木遁血脉的人并不多。

 

木遁的奥秘是再生,千手柱间的母亲,千手佛间的妻子曾是木遁的继承人,然而她虚弱温婉,像是朵菟丝子柔弱的依附着丈夫,她未能拥有巨大的力量,却拥有最为纯净的血脉。她不会因为任何伤势而死去,但是被木遁强大的力量束缚着,血继吞噬她的生命,她无法掌控,每次生育都像是死神玩笑般的酷刑。

 

然而她依旧是快乐幸福的。

 

直到死去的孩子一个个回归到她的怀抱,她的丈夫绝不容许她伤心痛哭,并严苛要求这丧子的痛苦女人坚强起来,将这些绝望视为荣耀。

 

她再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命运。

 

悲痛折磨得她形销骨立,千手柱间跟千手扉间每次作战归来,她才能放下心,那些惊惶终于褪去,然而这种恐惧时时刻刻伴随着她,她生怕听见爱子的消息从战场传来,不再是胜利的欢呼,而是死亡,她终于沉重的病倒。

 

木遁维持着她的生命,她不会因为任何外伤而死亡,可内心的崩溃已经完全击溃了这个女人。

 

死亡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是幸福的。

 

这被族人视为荣耀,被之后许许多多的忍者视为神迹一样的血继最开始带给千手柱间的反而是恐惧。

 

血液仿佛在身体里沸腾,胡乱的在肢体内冲撞着,千手柱间想起母亲逝去时近乎安慰的面孔,他看向镜子,镜子里倒映出的面孔有种惊人的苍白,很快又被不正常的嫣红取代了。如果无法承受住这种力量,他大概会变成第二个母亲吧。

 

千手柱间垂下眼睛,竭力抵抗着几乎绞碎他的痛苦。

 

再生同样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木遁第一口吸食的是千手柱间的血肉,它从千手柱间的身体里破出,肆意的生长着,直到被主人连着血肉一起斩落,血液顺着绿色的汁液流淌下来,肉几乎完全被吸食殆尽,然而离开了宿主的木遁如同死去的枯木,失去了生机。

 

千手柱间伸手触及那一片肌肤,那里已愈合如初。

 

即便是千手,也不会有这样强大的愈合能力。

 

木遁能够摧毁一切,千手柱间看着地板上的那截枯木,忽然想起了母亲临终时的微笑,他与扉间匆匆赶来,女人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她轻轻伸手擦过千手柱间的脸颊,将那道被苦无割伤的血痕抹去。

 

她俏皮的眨了眨眼,仿佛还是当年无忧无虑的少女。

 

“柱间。”她轻轻的喘息着,“活着虽然痛苦……但是……”

 

但是死去的人,就什么都没有了。

 

千手柱间伸出手,他握住那截枯木,枯木忽然还春,生命的气息涌现,鲜花自枝头展开,绽放出馥郁迷人的香气。

 

他以为那时的自己参透了木遁的奥秘。

 

终结谷一战后,杀死斑的千手柱间同样力竭,木遁修复着每一块疲惫的肌肉,飞快的恢复他身上的每一道血口,宇智波斑已经死去。

 

千手柱间虚弱的坐倒。

 

他并不想流泪,只是觉得十分疲惫,连绵的大雨非常冰冷,千手柱间却觉得心里的寒意更胜过身体。他想起无数回忆,想起了那些过往,想起小女孩跌倒时宇智波斑笨拙的帮助,他试图笑了笑,却没有笑出来,九尾跟随宇智波斑而来。

 

宇智波斑根本不在乎木叶,他不在乎九尾的动静会摧毁多少房屋,他不在乎两人的争斗会殃及多少村民。

 

这也曾是他的木叶。

 

雨水从千手柱间的额头流淌了下去,像两条蜿蜒的泪痕,他静静的注视着宇智波斑的尸体,意外的发现自己并不意外这件事,也许自宇智波斑离开木叶那一日起,他就在满怀希望下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曾掌控生与死。

 

创建木叶,成为火影,千手柱间看着每个孩子像是新生的树叶一样从枝头长出,大树庇佑着他们。

 

直至千手柱间送宇智波斑离开尘世。

 

真是讽刺。

 

千手柱间偶尔会这么想,他为了木叶葬送了天启,仿佛生与死注定就要联系在一起。

 

但凡新生就注定要有死亡与牺牲作为代价。

 

他感觉到了母亲曾经体会过的疲惫。

 

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却依旧无力改变许多事情,也无法挽回自己想要拯救的人,千手柱间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并不是止步不前的人,失去挚友尽管让他痛不欲生,然而村子的平安,同样令他感觉到了安心。

 

雨水将血冲淡了,他摩挲着那些流淌到指尖几乎与水混为一体的血液,已疲乏的不愿去想是什么地方受伤了。

 

不久后,千手柱间病逝。



===END===

以下是作者的一些私货,可以不看,拒绝谩骂,也不必试图说服作者:

这篇文其实分成三段,第一段是写柱间并非完人,第二段是写木遁带来的生死,第三段是写柱间跟斑。

这三段可以分开看,连起来则都是为了第三段做铺垫。

这篇文其实是因为重温时有感,曾经会因为小女孩摔倒而上去帮忙的斑,带着九尾来袭村选择木叶作为战场的斑。

还有游戏里柱间听到斑回来,欣喜的说道:“他回来了!”村民却面带恐惧:“他带着九尾来了。”

他曾是个温柔的男人。

可都是曾经了。

柱间一次次满含希望,一次次同样失望,直到最后,他们从知己至交变成了战友。

我无意讨论谁是谁非,也并不批判斑的做法是对是错,柱间并不完美,他不是完人,不能事事都尽善尽美;斑也不是英雄,他生性高傲,实力强大,倘使说他这许多年来都是被迫害导致的,那也未免小看他了。

他们的梦想注定分崩离析,只是曾经的梦太美,因而后来伤人,他们也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顺便提一下我个人对战斗力的理解,斑在生前的确是打不过柱间的,否则他没必要下伊邪那岐(就算是有备无患吧);其次,如果他打得过柱间,有什么必要留手?杀了柱间要多少肉有多少肉,怎么做实验都行,扉间能打过他?众忍者能揍他?未必吧,如果你要说死肉不新鲜,emmm,我只能说咬下来那会儿就已经是死肉了。

能打赢还找死……他脑子有毛病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就不信他打赢了反而搞不了月之眼计划。

至于偷袭背刺不道德这件事,我只能说打架不是过家家,感情你家搏命还要绕到正面捅个透心凉才叫光明正大,我只能说社会社会,真是美好和平文明社会,就差大声来一句:我要杀你了吧。

以上个人之见,无意跟任何人撕逼斗嘴,也不用煞费苦心矫正我,大家快快乐乐萌个CP,我也就是闲侃两句,如果要说我踩斑的话……嗯,我只能说人家动个指头我都能飞出去,到底是引起四战的大BOSS跟能跟柱间打这么多年的男人。

他是柱间的天启,是柱间的挚友,我绝对不会在实力上嘲笑或者踩他。

我要嘲笑也是嘲笑他被黑绝那烂爆了的理由蛊惑,还有打算搞月之眼这个计划。

这是真的傻透了。

月之眼这计划我不做其他的评价,这个题材应该很多见了,由个人角度来讲,每个人在现实里努力进步,我会因为我每次的进步而快乐,如果这种进步被剥夺,轻松就能得到,世外桃源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地狱。就好比游戏开挂,一开始很开心,久了就索然无味。

活着的确痛苦,有数之不尽的灾难跟忧虑,然而也正因如此,幸福才值得珍惜,快乐才值得回忆。

如果不考虑背景,就单说月之眼这计划吧,我觉得现实也可以做到啊,做额叶切除手术,当个快乐的白痴=-=还可以自由选择,想做的人自己去切,不想的人继续面对现实。

这才叫人道啊,自己选择。

当然月之眼这个计划虽然很智障,但是不妨碍我喜欢斑=L=

_(:з」∠)_不好意思叨叨了这么多。

评论

热度(109)

  1. yaoyao1114花皮豆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