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ao1114

庭有柏木【全】

玉生烟:

(能把清明节贺文拖到现在我也是服了自己,我说手稿其实三月初就写好了你们信吗?考虑到阅读的流畅性放了全文,不好意思请看过的小天使们再看一次相同的内容。)

阅前须知:1.清明节贺文,重要角色死亡

                  2.创设期剧情大幅度更改,柱斑柱无差

                  3.第一次下海写文,自割腿肉产物,不好吃

                  4.掺杂一毛钱带卡带,和柱扉斑带亲情向描写

—————————————————————————————

【一】

  宇智波斑已经很老了。

    老到曾经能止九尾夜啼的忍界修罗,变成了连吃豆皮寿司都费力的老头子。

    不过这也不妨碍他提着火焰团扇把一大清早就跑上门蹭吃蹭喝还说了一大通废话的小堍崽子轰出家门。不是他新出生的小侄子和他弟控晚期的哥哥就是当火影没人权天天埋头文书海笨卡卡用他的眼睛还欺负他。

宇智波家的哥哥弟控有什么错!兄弟情是宇智波为数不多的家族爱了小鬼。还有当初是哪个小鬼在他门口喊着要成为最伟大的火影,没有卡卡西这个暗部队长木叶迟早要完。宇智波斑刚放下团扇就看到某当了火影还毛毛躁躁的小堍崽子落下的火影羽织。

……估计那小堍崽子还得蹭顿午饭

素白的面料被用鲜红的丝线绣上了五代目火影的字样,下摆有烈烈燃烧的火焰花纹。宇智波斑有两件同款的羽织,分别绣着初代目火影和二代目火影,都被他压在了箱底,做伴的还有成对的火影袍,火影斗笠,木叶护额与红色的战甲。

“这身衣服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土啊,柱间”记得当初如此吐槽时,柱间瞬间就陷入了消沉中不可自拔。但当他接替火影职位,成为二代目火影的那一天,柱间却兴奋的表示“斑穿起来果然很好看啊,火影服一开始就是我为斑设计的呢”。某人傻乎乎的笑容和明亮的眼睛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果然是老了,才总是回忆起过去吗?

和煦的春风穿过庭中苍翠挺拔的柏木,留一场沙沙的余响,阳光穿过枝叶间的缝隙,落下零星的光点,院子不大,却温暖而富有生机。

“虽然衣服老土极了,但你穿起来并不让人讨厌”这句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啊!

 

【二】

千手柱间病了。

即使他依然能徒手擒九尾,平地起高楼,捋起袖子就能和他的天启打个山无陵,天地合。

但他确实是病了,还病得不轻。

世界是公平的,越是强大的力量就越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宇智波的万花筒注定在看透一切后陷入永久的黑夜,千手的木遁在赋予了拥有者无可企及的生命力的同时剥夺了相应的寿命。千手柱间坦诚的告诉弟弟与爱人他的木遁查克拉开始不正常的活跃起来,而根据千手一族的典籍记载,拥有木遁的族人会在拥有经年的长春后迎来盛夏,然后进入沉寂的永冬。

彼时正值木叶五年,村子才走上正轨不久,新生的木叶像一颗刚刚扎下根茎的小树,即将发动全力去生长壮大,所有木叶忍者都深信,它必然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在狂风暴雨的考验中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泉奈刚得知消息时简直快气疯了,痛骂了一顿邪恶阴险卑劣无耻的混蛋千手,知道自己命短还招惹哥哥,提着刀就上门揍了一顿千手扉间。扉间一边反驳宇智波是魔性的一族十个人里九个半都是神经病,一边由着泉奈发疯。完事之后他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宇智波的万花筒可以靠木遁免于失明,没道理千手的木遁就一定要死。而宇智波斑接手了火影的职务,以雷霆手段压下了木叶浮动的人心。

没有人认为千手柱间会死在血迹病上,仙人体的强悍使他们对他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却忘了忍者之神也不过是人类罢了。

【三】

千手扉间用实验亲自宣判了兄长的死亡,血迹病来自每一个木遁细胞,杀死千手柱间的凶手正是他自己。宇智波斑的阴属性查克拉可以减缓死神的脚步,但终究无法彻底治愈。

白发的千手跪坐在兄长的榻前,冷静的分析了病因与病情,冷静的解释了自己的实验结果,最后失控的砸裂了身下的地板。

宇智波兄弟站在门边,沉默的注视着房内发生的一切。

千手扉间在哭,斑后知后觉的从他微微颤抖的双肩中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清醒而理智到近乎于冷酷的男人终于还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流下了吝啬而悲痛的眼泪。

而他的兄长依旧笑的明朗,死亡的阴云遮盖不住这太阳般的灵魂,千手柱间伸出手揉了揉面前白色的乱发,不同于弟弟冷硬的外表,千手扉间的头发和他的毛领子一样柔软。长发的兄长揽过弟弟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而有力的拥抱。

斑轻轻带上了门,将空间留给了千手们。

【四】

不同于泉奈与扉间,宇智波斑近乎平静的接受了命运的残酷。死亡不过是忍者生命中最寻常的事情,虽然柱间会比自己先死这件事的确出乎意料,但是把时间浪费在痛苦与悲伤上毫无意义。他们曾经在仇恨的间隙中相爱,自然也可以在死亡的凝视下拥吻。人生难免留下遗憾,但至少他们能不留下悔恨。只要理想仍旧在前方召唤,即便少了一人,在这条他们一起开创的道路上,他也并不孤独。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珍惜着从死神处夺取的每一点时间,用尽全力相爱。

【五】

入冬以来,千手柱间就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虚弱,所有人都意识到,分离已日渐接近。

好医生是往往是最糟糕的病人,看到庭院中新栽下的柏树苗,宇智波斑觉得千手柱间一定是上天派来折腾自己的。

“冬天可不是植树的好季节,柱间。”

树苗鲜嫩青翠,高度堪堪到柱间的腰间,在冬日的庭院中恍如不慎滴落在黑白图画上的绿色颜料。

素色的千手族服宽大的袖摆上沾着土渍,衣角还蹭到了几根针状的树叶。柱间双手合十低头道歉: “斑,我就用了一点木遁查克拉,就一点。”

这种坚决道歉死不悔改的性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养出来的,和他的消沉癖一样让人气得要死又发不出脾气。“我果然和你合不来”抓住面前的衣领,宇智波斑恶狠狠的咬上男人的双唇。

【六】

那是一场非常平静的道别。

千手柱间躺着床上,他从几天前就只能乖乖躺着了。

“吃药。”宇智波斑端着药碗提醒。

柔顺的乌发在白色的枕头上来回拖曳了几下,床上的人微笑着开口:“差不多是时候道别了”

药液蒸发到空中,扩散开来,斑尝到了那苦涩的味道。

“别哭啊”那人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带来粗糙却温暖的触感。

“你是笨蛋吗?我根本没哭。”宇智波斑说的是事实,柱间掌下的肌肤是干燥的,斑甚至连眼角都未曾泛红。

“别不承认啊,斑,你明明在心里偷偷哭,我都听到了”

“你果然是快死了,都出现幻觉了”

“我都快死了你还这么不坦率”

千手柱间总是说宇智波斑是个温柔的人,而哪怕是宇智波斑本人都并不赞同,比起他,柱间才是温柔的那一个,但现在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了。柱间乌黑深邃的双眼中倒映出来的人温柔到不像自己。

脸颊上的手转而搭上了后颈,微微向下施力,宇智波斑顺从的丢开了药碗,俯身交换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个吻,和最后一个拥抱。

 

再见,斑

好梦,柱间

 

【七】

他果然是老了,这是斑从睡梦中醒来时的第一个念头。年轻人总是期待着明天,而只有老人会一遍遍的梦着昨天。随便打理了一下灰白的乱发,斑随手使了一个变身术,打算出门买个午饭顺便逛逛。

虽然仍旧习惯性的被称为木叶村,但木叶的规模早已不下火之国的任何一座中型城市,就像战国时代的人们不会想到千手和宇智波也能握手言和,当初建村时的人也预料不到木叶现今的繁荣。千手柱间,这个男人或许有一双比写轮眼更锐利的眼睛,所以才总能从一颗小小的种子里看到凌云之木。

他曾一度对他们的梦想产生怀疑,甚至差点被古老腐朽的阴谋者蒙蔽,走上错误的道路。他质问柱间,也在质问自己,村子的建立无法带来真正的和平,人们厌恶战争的同时又在渴望战争,即便是寄托了所有希望的村子也开始滋生黑暗。

他至今清晰的记得当初柱间回答的每一个字:“你说的没错,斑,全面的永久的绝对的和平不可能到来,但即便是这部分的暂时的和平也比战争要好不是吗?黑暗往往与光明相伴而行,正因如此,我需要你的帮助,帮助我压制木叶的黑暗,为我指明方向,使我能坚定的走在梦想的道路上。无论是木叶还是千手柱间,没有你是不行的,斑。”

“忍者是贵族们的刀剑,我们本来就是为战争而生的,和平到来之时就是忍者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之日,这一点你不会没想到吧。”

“如果刀剑无用,何不铸剑为犁,四柱家之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告诉我,柱间。你所说的存在于木叶的梦想与未来。”

几个五六岁的孩子打闹着从他身旁跑过,期间随手乱掐了几个不甚标准的印,用并不存在的术相互战斗,还向对方扔了几枚想象中的手里剑。

“我希望孩子们可以拥有肆意嬉戏玩耍的童年,而不是在没有太刀高的年纪死在战场上。”

一只刚刚完成任务归来的忍者小队,争论着晚上去哪店庆祝他们完成的第一个C级任务。背后印着红白的团扇的男孩与领口绣着千手族纹的少女各执己见,应该是平民忍者的另一位小队成员艰难的打圆场,而睁着白眼的带队上忍显然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我希望来自不同家族的忍者能够放下成见,相互合作,结为好友。”

街边水果店的老板娘突然出声叫住了日向的上忍,感谢他上次帮忙找到了她不慎丢失的戒指,顺手塞过去了一篮新鲜的草莓。上忍红着脸想拒绝老板娘的好意,却发现机智的中年妇女转手将篮子塞进了学生们手里。

“我希望忍者能够被普通人接受、尊敬,而不是恐惧、厌恶。”

千手柱间笑着说出了他梦想中的未来

“而且我相信,这一切一定会实现,不过到时候我和斑,还有扉间和泉奈大概都变成老头子了吧!”

当初的梦想已经化为现实,木叶长成了一颗苍天大树,庇护这火之国境内的所有忍者。

【八】

他站在街角一间生意兴隆的小店里,听到食客琐碎的生活,太太近来迷上尝试新菜,忍校的体术老师严厉到变态,邻居家二儿子的夫人又怀孕了,这次中忍考试一定要过关……须发皆白的老板一边从柜台下提出打包好的食盒,一边说:“老规矩,豆皮寿司和红豆糕对吧?”

“晚上加一份盐烤秋刀鱼,味增汤和天妇罗,一起记账上。”

“好咧,客人慢走”

然后他刚进家门就意料之中的看到了不请自来的五代目火影。

斑放下食盒决定不管怎样先吃顿饭。

宇智波带土吞下了第七块红豆糕后壮着胆子开口:

“老混蛋我我我问你个问题!”

宇智波斑吃豆皮寿司。

“你不出声我就问啦!”

宇智波斑挑眉。

“我真问啦”

宇智波斑瞄了一眼被揉成球的火影羽织。

“你,你,你为什么总盯着院子里的那棵树!”

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翻了个比日向更标准的白眼。

“你猜的不错,我快死了,你可以提前买好鞭炮烟花准备庆祝日天日地的大魔王终于下地狱去了。顺便停止你那愚蠢的每次走都在我这落点东西的行为,上次是火影帽,上上次是护额,下次是不是该轮到卡卡西的亲热天堂了?你是当我老年痴呆了看不出你究竟想问什么吗?”

然后受惊的五代目火影连神威都忘了,嘤嘤嘤的冲出了大门。

带土在往外跑的过程中隐隐听到宇智波斑用苍老而沙哑的嗓音说:

“来我这不用找这么多理由。”

“小混蛋。”

啊啊啊,宇智波斑这个老混蛋最讨厌了,我怎么可能因为他要死了哭呢。

“带土,擦擦眼泪。”

宇智波带土接过卡卡西递来的纸巾胡乱的在脸上擦来擦去。

“我只是跑的太快眼睛里近沙子了”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九】

“真是无聊的小鬼。”立于庭中的宇智波斑,注视着枝繁叶茂的柏木,唇角带着不自知的笑意。

白发苍苍的忍界修罗,在明媚灿烂的春光里,怀念他永远年轻的爱人。

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抚过凹凸不平的树干,宇智波斑的神情一派柔和。

“终于要再见了啊,柱间”

——————————————END——————————————

我想写一个虽有遗憾却也很静美安好的故事,我想写一写千手的兄弟情和宇智波的家族爱,项脊轩的枇杷树,不止是那一株柏木,更是他们一起建立的木叶。

有小天使看出我化用“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白头”吗?

评论

热度(119)

  1. yaoyao1114玉生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