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ao1114

💮印章

栗酒:


波风水门,全木叶跑路最快的男人,此时正给学生们演示新术,在二代目的基础上,将飞雷神升级并正式命名为——

“螺旋闪光超轮舞吼叁式。”微笑。

“再说一遍?”

“螺旋闪光超轮舞吼叁式。”

二代目的棺材板在动。

三个徒弟的目光由崇拜变成了“???”

撇开这个槽点满满的名字不谈,能把飞雷神使得一路火花带闪电的非他波风水门莫属了。水门对速度的把握一向无可挑剔,对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来讲,“快”可能仅限于能晃出残影,然而真正的“快”,还真不是你能用眼睛看到的。

关于这点,卡卡西深有感触,当初抢铃铛的时候,水门拆了他半天招,本来以为要得手,结果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把苦无就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咦,是什么时候…”

飞雷神吗?

卡卡西灵光一闪,记起某个瞬间水门在自己背上糊了一巴掌,他摸了摸自己的背。

“啊,在这里,忍…忍什么什么的,老师你的字完全看不懂嘛。”带土艰难地辨识着卡卡西背部的术式。

“飞雷神是时空间忍术,只要先前在对手身上留下术式,就可以瞬间移动到他身后,给他致命一击。”

“真的诶,只印在衣服上了吗?”琳凑近看得很仔细。

“会透过衣料印到身体上的吧,不然把衣服脱掉不就可以破解飞雷神了吗?”卡卡西指出。

水门赞许地点点头,“而且印上去了就永远去不掉了,会留一辈子的哟。”

卡卡西用仅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表达了惊讶。

可以的,水门老师当天又多了一个外号叫“光速盖章机”。顺便给爱徒道半天歉——毕竟送个纹身可以忍,但这字写得有点太随意了喂。


所以水门有点纳闷。平日里卡卡西一向是最积极的,然而这几天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反应明显比以前钝了一些,此时隔着面罩都看得出他打了个呵欠,眼眶里汪出了一点泪花 ã€‚

“怎么了,卡卡西?昨晚没休息好吗?”

“我没事,老师,比起这个,明天的任务难度怎么样?”

没事就是有事。卡卡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水门想用手指点点他的脑袋,他太清楚卡卡西有事就自己一个人憋着的习惯。

是夜。

卡卡西在床上辗转反侧,数日被失眠折磨,几乎要耗尽耐心。什么方法都用尽了,甚至连数羊这种不靠谱的都试过,但身体就像抵抗睡眠一样。

卡卡西无奈地瞪着天花板,突然一个人影“噌”地出现在床边,月光里那头金发曾让人闻风丧胆。卡卡西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下意识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背,也许是心理作用,飞雷神的印似乎在发烫。

“老师?”

“我觉得你最近状态不太对劲,所以过来看看,没吓着你吧?”

深夜私闯民宅,原来飞雷神这么方便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逞强起来最小孩子了。水门暗自好笑,他们班那三个小鬼,其实是看起来最稳重的一个最招人疼。

水门坐到床边,卡卡西把脚往后缩了缩。

“怎么还醒着?”

“……睡不着。”

“这几天都是这样吗?”

“嗯。身体累,但是意识清楚,神经一直绷得很紧,就是睡不着。”卡卡西精准地描述了一遍症状。

“我以前偶尔也会这样,”水门停顿了一下,“你先躺下来,我教你一个方法。”

卡卡西乖乖躺下,双手不知所措地在床单上抓了一会儿,最终交叠着放在肚子上。

接下来水门躺在了卡卡西旁边,侧过身子面对着他。

卡卡西愣了神,忽然眼前所有的光都消失了——水门伸手蒙住了他的双眼。卡卡西疑惑地眨了眨眼,水门掌心被睫毛刷得痒痒的。

“什么都别想,注意听我的呼吸声,跟着这个频率呼吸。”黑暗里,海水般温和的声音漫进卡卡西的耳朵。

温热的鼻息扫在颈侧,如轻柔的羽毛,一下一下,绵长而细腻。

这样…这样怎么睡得着嘛!

耳根在发热,还好关着灯,应该发现不了吧。

水门的呼吸声并不重,节奏明显比平时慢很多,深深吸入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如此反复。

没由来地安心。卡卡西乱七八糟的思绪逐渐被泡软,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画面像水中倒影一样被涟漪推散,身体变得很轻,仿佛置身于一叶扁舟在湖面轻移,耳边的呼吸声是自远方飘来的安眠曲。

良久,水门悄悄把手从卡卡西眼睛上移开。

——晚安。

水门动了动嘴唇。
少年恬静的睡颜让夜柔和了不少。


夜深。

卡卡西再次掉入血淋淋的梦魇,那里满是残肢断臂与刺骨的严寒,无尽的黑暗绝望得让人窒息,卡卡西挣扎着叫喊着,直到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卡卡西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喘息着,好像刚经历一场恶战。

“没事了,没事了。”

水门揽住卡卡西的肩膀,与他额头相抵,小心安抚道。

“我梦到…”

“那只是梦。我在这里。”

从刚才的呓语中已经知道他在梦里经历了什么,水门用手轻轻拍着卡卡西的背。卡卡西闭着眼,眉头紧锁,似乎还没完全从阴影中走出来。

“睁开眼睛,卡卡西。”

不可以睁开!

卡卡西又开始发倔,鼻子有点发酸,眼眶泛湿。他最不想在老师面前这个样子。

“没关系的哦。”

像是一句魔咒,卡卡西睫毛颤动了一会儿,最终睁开了眼睛。眼里有泪在闪动,像隔着磨砂玻璃,他看不真切。这是梦吗?

“要确认一下吗?”

水门抓住卡卡西的手,往自己的脸颊上送。触及皮肤时卡卡西的指尖在颤抖,像从虚拟世界突然被拉回现实。他抬眼对上水门蓝色的双眸,心猛地一跳,目光赶紧飘忽到别处去。

纵使再聪明,水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因为卡卡西的另一只爪子伸向了自己的头发。水门非常配合地微微垂首,任他去摸。手指穿进发丝,指缝里溢出几缕金色,卡卡西惑住了般把水门过长的鬓发在食指上绕了一圈。

喜欢这个?

“是老师没错吧?”水门的声音染上了笑意。

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卡卡西大窘,迅速把手收回去,干脆趴在他身上装死,耳朵尖泛出粉红。

水门被这反应萌得不行,心想这小孩怎么这么好玩,伸手把怀里团子的一头银发揉得乱糟糟的。

“现在好点了吗?”水门问道。

卡卡西没回答,把眼睛压在水门的衣襟上,平复了一会儿才开口,“老师…今晚不回去吗?”

一只手还在轻轻拽他袖子。

唔,还挺会撒娇的。

“嗯,这么晚回去很麻烦的,卡卡西能收留老师一晚吗?”水门用下巴蹭了蹭他的脑袋。

“那老师要给我做早饭当住宿费…”卡卡西的眼皮越来越沉,迷迷糊糊地这么嘀咕了一句,脸埋在水门胸口,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好啊。”水门轻声笑着,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些。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醒来卡卡西从床上坐起来发了好久的呆,直到一股食物的香气把魂勾回来。

咦?

咦?!!

“醒了?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吧,虽然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水门出现在门口,冲一脸震惊的卡卡西招招手。

天呐。
卡卡西想起晚上自己失态的样子,简直无地自容。

早饭期间卡卡西都没好意思看水门,低着头默默吃着东西。一不小心在老师面前崩人设了,真糟心。

“以后遇到麻烦要跟我说,不管什么事,不然老师会伤心的。”水门故作可怜地叹了口气。

“嗯…”卡卡西点点头,“那…老师今晚还来吗?”

“你希望我来吗?”

卡卡西没说话,却突然抬头盯着水门,水门觉得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

会心一击。

别这样看着我啊啊啊。

“可以啊。”

“嗯。”眼睛弯成月牙,周围开出小花。


因为早就说过了嘛,反正飞雷神的印要留一辈子的。




——————TBC?——————



=3=。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