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ao1114

📓书中自有…

栗酒:


旗木卡卡西,一代技师,现任木叶村第六任村长,正被自己的两个学生骂得对手指。

导火索是刚到手还没来得及翻开的纪念版《亲热天堂》系列,看装帧也知道价格不菲。

以前身为人民教师整天黄书不离手,学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师风不够师德来凑,况且还有个去澡堂子偷窥胸口被砸出大坑的先例给他垫背。

可现在就不同了,六代目火影大人刚上任,那必须讲文明树新风做村民好榜样了,不然火影岩的大头上还雕什么面罩啊,刻本《亲热天堂》把脸挡住岂不正好。

卡卡西差点在学生日益犀利的嘴炮中落泪。

是哪个小鬼未成年就研究出一键脱衣的忍术的?忍战的时候还用过吧?要载入史册了都。

卡卡西心里苦但他不说,自从自来也退出文坛之后,亲热系列一直被誉为神作,像卡卡西这种铁粉中的钢筋粉自然要情怀一把,于是路过书店刚掏完钱包就被学生抓包了,十分伤自尊。

再三保证只买作收藏用之后,卡卡西掂着一摞书迅速回到他的小窝。

卡卡西的书架上也有严肃正经向的书籍,比如显眼处的那本《根性忍传》,自来也的处女作。当年《根性忍传》销量惨淡,但少数读者对其评价极高,这本书还是水门送给他的。然而这对当时的卡卡西来说还是难了一些,初读晦涩难懂,读过一遍后一直放在书架上。许久不曾翻开过,但他知道这里面夹着一个小秘密。

那是一缕金发。

书本摊开,卡卡西看到了那缕头发。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失去原有的光泽。

金发的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相传他喜欢看自来也的作品。

这就很尴尬了,波风水门万万没想到自来也居然会中途走上色情文学的不归路。

所以后来人们八卦的时候总会感叹一句“啊,原来四代目也好这口吗?火影大人毕竟也是普通人嘛。”

但对知情者卡卡西来说,那个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会蹲下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对着他微笑。

你问这头发怎么来的?

那可下了很大一番工夫呢。

即将参加上忍考试的卡卡西跟水门对练,卡卡西凭借之前过手的经验,精心设置一个了圈套,用分身佯攻真身补刀,招招狠厉,逼他露出破绽。

电光火石之间苦无锐利的刃削下来一缕头发,正要飘散开,被卡卡西伸手抓住了。

“卡卡西又变强了很多呢,看来以后不能大意了。”水门对爱徒的进步非常满意。

“跟老师比还是差远了。”

卡卡西摊开手,手心躺着一缕金色的头发。

“哈哈,你还跟小时候一样对我的头发很执着呢。”

“哈?”

“可能你不记得了,你还不会走路的时候我抱过你的。”

卡卡西一副遭雷劈了的表情。

说来也巧,水门当上下忍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替白牙照顾小孩。

于是就有了三个小鬼围着一个白团子坐的局面。

让小孩带小小孩,真不愧是木叶白牙干出的事啊。三人暗自感叹着。

听说这孩子嗅觉极其灵敏,看样子是真的,毕竟这哭得还蛮大声。

“我们之中,至少有一个人的气味让他不开心了。”

这哪是不开心,是辣着鼻子了吧。

三人静默几秒钟,决定挨个测试一下。

水门把手伸到白团子面前,那一瞬间仿佛按了暂停键,哭声停止了。

“看来他不讨厌我的气味。”

“…怎么这样啊!水门你这个叛徒!”惨遭白团子嫌弃的队友深受打击。

“来之前有好好洗过澡,手刚才也洗了一下,应该不会有刺激性的味道吧。”

水门小心翼翼抱起软软糯糯的白团子,暖暖的,也不重。崽卡伸手去揪水门的头发,虽然力气不大,但还是把水门吓了一跳。

“看来他很喜欢你耶。”

“是…是吗?”水门任他揪着头发,还在想婴儿的手好小啊,然后另一只小爪子就糊到他脸上了。

“这…这是要亲亲吗?”队友已惊呆。

“也许是要吃奶呢?”

“咱们哪个看起来像是有奶的人?!”

“噫我怎么觉得他又要哭了!”

“果然是要吃奶吧!”

“所以说哪来的奶!”

场面眼看要控制不住了,白团子吧唧一口含住了水门的手指头。

整个世界安静了。

“还…真的是要吃奶啊……”

水门所不知道的是,团子他爹回来之后也被揪了揪头发,然后木叶白牙在他亲儿子脸上看到“嫌弃”二字。

在水门讲述的过程中,卡卡西的表情很精彩,如果没有面罩的话。

“带小孩很麻烦的吧。”

“不,很可爱。”

水门注视着卡卡西,嘴角带着笑意。

怎么突然像表白一样嘛!

卡卡西裤袋里的那只手握了握拳,掌心传来柔软的触感,那缕金色似乎是有温度的。

怎么做出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卡卡西看着那缕头发,本来想扔掉,但想想还是没舍得。

毕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最终这缕头发被夹在了水门送的那本《根性忍传》里。

算是一个奖励吧。

总有一天会赶上老师的脚步的。

只是他没想到,两年后老师就彻底止步了。

不过现在,身为火影的我也算是赶到了吧。




这本书是时候再读一遍了。

现在应该能看懂了吧,老师?




———————END———————




=3=。

评论

热度(228)